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而现在龚罗峰好几个牙齿

“老首长,咱们去看看贺天涯?”魏启展问向了张玉干。
 
    “去看看吧,来都来了。”张玉干点了点头。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做很多事情都是大有深意的。
 
    “苏锐,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能不能完成?”张玉干拍了拍苏锐的肩膀。
 
    他的这句话无疑是在隐形的确立苏锐的领导地位!
 
    “报告首长,一定完成任务。”苏锐一本正经的立了个正。
 
    “那好。”
 
    张玉干并没有多说什么,和魏启展一起离开了。
 
    龚罗峰尽管不甘心,但他什么都不能说,苏锐的身份已经完成了大反转,从嫌疑人一下子变成了此案的真正负责人——龚罗峰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狗血的事情。
 
    “龚组长,去洗把脸漱漱嘴吧?看你的样子,真是让人很揪心啊。”苏锐无奈的说道:“飞虎他就是个粗人,有时候开玩笑不分轻重,你可不要往心里去。”
 
    开玩笑不分轻重?
 
    听了这话,龚罗峰简直觉得自己的心肝儿都在颤!
 
    这特么的是在开玩笑吗?
 
    这是在把人往死里打啊好不好!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不过,邵飞虎的脸皮却没有苏锐这么的厚,他嘿嘿一笑,指着龚罗峰说道:“我可不是开玩笑,我就是在揍这孙子。”
 
    这孙子。
 
    真实诚。
 
    听了这话,龚罗峰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但是一句话都没多说。
 
    他迅速的跑进卫生间里面,洗去了脸上的血迹,使劲的漱了十几遍口,可是,即便如此,他的牙龈处还是不断的冒出鲜血,嘴里的血腥味半点也没有减少。
 
    “这一趟真是亏大了。”
 
    龚罗峰对着镜子摇了摇头,额头上的擦伤并不算严重,但至少也得半年之后才能完全的消除伤疤。
 
    他心里明白,想要就此翻盘,难度实在是太大了,除非苏锐是真正的凶手。
 
    而看苏锐那自信的样子,凶手几乎不可能是他。
 
    可这证据链又是谁来伪造的呢?
 
    龚罗峰决定跟到底,就算是再丢脸,也要跟到底!
 
    他习惯性的咬了咬牙,却没想到牙齿已经掉落了那么多,断裂的牙根再度传来了一阵阵的剧痛,让他眼前发黑,差点没摔倒在地。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命,而现在,龚罗峰好几个牙齿的牙髓腔都是暴露在外的,这种疼痛已经超出了人体的忍受范围了。
 
    他能够硬撑着而不倒,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可惜的是,立场错误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越是这样坚定,越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苏锐见到龚罗峰出来,扔给他一瓶水,然后便走回了市局大楼——他并没有立刻上车。
 
    “夏清在哪里?”苏锐问向等在门口的叶冰蓝。
 
    他并没有无缝对接的去调查案情,而是第一时间关心夏清的安危。
 
    这完全是本能的反应,并没有任何刻意的成分,但是倘若夏清知道的话,恐怕又得感动的哭一场。
 
    “现在正在休息室。”叶冰蓝说道:“调查组要强行控制她,但是罗局长亲自去交涉了,在魏副部长到来之前,夏清就已经完全的安全了。”
 
    “她的精神状态还算是比较好的。”叶冰蓝说道:“调查组很针对她,但是夏清表现的不卑不亢,我可以确定,这些事情并不是她做的。”
 
    “那是自然,肯定别人故意陷害她。”苏锐眯了眯眼睛。
 
    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休息室,夏清看到苏锐进来,本来还很淡然的神色,立刻生动了起来。
 
    迅速的站起身来,夏清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见此,叶冰蓝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一丝微微复杂之色的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他们为难你了吗?”苏锐说道。
 
    夏清摇了摇头,然后立刻扑进了苏锐的怀中。
 
    先前她被关在狭小幽闭的审讯室中,独自面对审讯,即便是正常男人,在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时候,都会情绪崩溃的。
 
    可是,夏清硬生生的挺过来了,而且,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即便在所有的证据全部指向她的时候,夏清也没有半点动摇之意,她没有哭,声音也没有发颤——不是她做的,就别想栽赃到她的头上。
 
    然而,当夏清看到苏锐的那一刻,她那努力保持平静的心境还是一下子被打破了。
 
    在苏锐的怀中,夏清的泪水肆意流淌着。
 
    她此时此刻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坚持了整整一夜,夏清现在终于可以尽情的释放她的压力与恐惧。
 
    “别害怕,我还在呢。”苏锐轻轻地拍着夏清的后背,说道。
 
    哭了两分钟,夏清才说道:“那些都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财务总监到底是怎么了,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