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动什么手邵飞虎给了苏锐一拳你这是挖们不

 
    他看了看苏锐手腕上的手铐,虎目之中涌现出浓烈的精芒,说道:“这你也能忍的了?”
 
    “忍不了又有什么办法?”苏锐笑了笑:“我现在可是最大的嫌疑人。”
 
    其实苏锐说的是实话,可是在龚罗峰听起来,这就是在说风凉话了。
 
    “反正我是忍不了!”
 
    说着,邵飞虎便看向了龚罗峰,满脸涨红的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在搞什么?知不知道?”
 
    一旦邵飞虎出现了这种涨红的脸,那么就表明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邵飞虎的嗓门极大,震得龚罗峰耳朵发疼。
 
    “我刚刚想把苏锐的手铐给解开,可是他不同意……”龚罗峰说道,不过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面对这么强悍的邵飞虎,龚罗峰不禁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不过,他这个解释是极为的苍白无力的,也根本别想说服对方。
 
    邵飞虎一把揪起了龚罗峰的领子,唾沫星子已经喷到对方的脸上了,低吼道:“该死的混账,你知不知道他是谁?还说他不愿意解开手铐,难道这手铐不是你铐上的吗?这种时候竟然还敢推卸责任?”
 
    吼完了之后,邵飞虎放开了对方的衣领,然后猛然甩出了一巴掌!
 
    啪!
 
    清脆响亮!
 
    这一声耳光,把龚罗峰直接抽翻在地,还滚出了好几米!
 
    这可是绝对够狠的,龚罗峰的一侧脸庞都高高的红肿起来了,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一张嘴,几颗后槽牙便被吐出来了!
 
    天知道邵飞虎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龚罗峰的牙根硬生生的被抽断了!
 
    看来,这个家伙只能去做种植牙了!
 
    邵飞虎低吼了一声:“简直混账!”
 
    他似乎还不解气,走到了龚罗峰的身边,把对方抓起来之后,猛然一甩!
 
    后者还被那一巴掌扇的晕头转向呢,根本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高高的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大院中央!
 
    这一下,让龚罗峰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他的脑门也和大院的地砖来了个亲密接触,摔的那叫一个惨,擦破了一大片,殷红的鲜血瞬间便布满了他的额头!
 
    邵飞虎低吼道:“敢给苏锐戴手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多少人想干掉你?”
 
    然而,龚罗峰已经听不清邵飞虎的话了,他的脑门疼痛无比,两只耳朵嗡嗡直响,满是杂音。
 
    那些其他的调查组成员都十分的不理解,他们不理解为什么邵飞虎会如此的愤怒!
 
    不就是戴上个手铐吗?解开不就得了吗?为什么会气成这个样子呢?是不是太过借题发挥了了?
 
    难道说这些人的自尊心是纸糊的?脆弱成这个样子?
 
    然而,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苏锐究竟立下过怎样的汗马功劳。
 
    他们也同样不知道,苏锐在这群大佬和战士的心目中,拥有怎样的地位。
 
    他们更不知道,给一个英雄戴上手铐,会引起怎样的连锁反应。
 
    张玉干走到了苏锐的面前,笑呵呵的说道:“臭小子,你这手铐戴的很舒服?给你解开你还不解开?”
 
    苏锐的心情也挺好的:“首长,我把手铐留到了现在,就是为了给您老人家看看,这些人究竟有多过分。”
 
    那些调查组成员们听到苏锐在此时公然告状,一个个表情都有点不大好了。
 
    他们战战兢兢的,一个个都在担心着,万一邵飞虎过一会儿再对他们出手,像殴打潘卫和龚罗峰那样,那么这些人还能讨得了好?
 
    没有人愿意承受这种伤害!
 
    魏启展的面色还是很不好看,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歉意。
 
    “苏锐,让你受委屈了,这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魏副部长很诚恳,也很担心。
 
    他担心的不是破坏公察系统的形象,而是在担心,千万不要因此而让苏锐寒心。
 
    魏启展深深知道苏锐在边境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危险,也知道他给国家带来了怎样的荣耀,可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国家没法公开给苏锐立功授奖,甚至他连应得的奖金都不要,转而便成立了烈焰基金。
 
    魏启展觉得,苏锐在这方面已经很受委屈了,可偏偏回来之后,竟然还要被戴上手铐!
 
    因此,魏副部长非常的自责。
 
    老魏同志虽然官做的挺大的,但也仍旧是个怀有赤诚之心的人,要是换成是别人,极有可能是在想着,怎么样能够捂住这件事情,以免继续扩大化。
 
    所以,魏启展现在的这种态度,是相当的难能可贵的。
 
    苏锐能够看到这一点,而且,他本身就没打算刁难魏副部长。
 
    “没事的,几颗老鼠屎还坏不了一锅好汤。”苏锐笑呵呵的说道。
 
    听了这话,那些神情僵硬的调查组成员个个一脸黑线!
 
    谁也不想被苏锐比喻成老鼠屎,然而,他们的所作所为,真的和老鼠屎没有多少的分别!
 
    魏启展拿过了手铐钥匙,苦笑了一下:“苏锐,这次我给你打开手铐,你还会拒绝吗?”
 
    “当然不会。”苏锐说道。
 
    随后他双臂用力,猛然一扯。
 
    紧接着,让在场那些调查组成员目瞪口呆的场面出现了!
 
    随着苏锐的双臂肌肉暴起,那手铐的链子也开始变形,随后直接崩断了!
 
    竟然还能这样?
 
    那些调查组成员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们揉了揉眼睛,看着绷断了的手铐链条,开始觉得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还是人吗?
 
    “其实,他们真的困不住我,除非我主动被困住。”苏锐笑道。
 
    然后他再度抬起了手腕,剩下的手铐还锁在手腕上,但没有了中间的链条,已经完全不影响苏锐的行动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是带来的却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
 
    苏锐用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已经牢牢的震住了那些调查组成员!
 
    谁还敢造次?
 
    除非不要命了!
 
    那两个特警见到这种情况,也觉得十分的惊艳。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徒手劈砖头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根本没有人能够硬生生的扯断手铐,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到底是国家一级战斗英雄。”一名特警压低了声音,对同伴说道:“我其实一直都觉得,就算咱们对他开枪,也不可能打中他。”
 
    “是的,这次调查组有的头疼了。”另外一名特警也满脸震撼:“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成这样。”
 
    邵飞虎看着苏锐扯断手铐,简直觉得扬眉吐气。
 
    “嘿,早知道你这样,我还动什么手?”邵飞虎给了苏锐一拳:“你这是挖坑给我们跳啊,可我们不仅没意识到,偏偏还争先恐后的跳进里面了!”
 
    魏启展也是震撼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拿起钥匙,帮助苏锐打开手腕上的手铐环。
 
    “不愧是国之利刃。”他由衷的说了一句。
 
    解开了手铐,苏锐揉了揉手腕,即便刚刚已经把这手铐给扯断了,但是他的手腕上也就只有一层红印而已,根本没有破皮,更没有流血。
 
    “魏副部长过奖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而此时,那个躺在地上的龚罗峰也看到了这种情形,这哥们侧脸高高肿起,额头上也满是鲜血,简直不能看了,和先前那强势登场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努力的摇了摇头,龚罗峰想要把那烦人的耳鸣声从脑海中清除出去,可是根本没有多少效果。
 
    邵飞虎那一记耳光实在是太重了,估计得造成了轻微的脑震荡。
 
    可是,龚罗峰根本不知道,这还是邵飞虎未尽全力的结果!
 
    要是这位前途无量的大校全力一击,恐怕龚罗峰压根就活不成了!
 
    他虽然眼冒金星,但同样看到了苏锐凭借自身的力量扯断手铐的场景,这是龚罗峰完全不能理解的维度!
 
    为什么这个看起来也没多少肌肉的男人竟然可以这么强?
 
    所有的目光都开始集中在龚罗峰的身上了。
 
    这个调查组组长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弯腰吐出了几颗断掉的牙齿。
 
    至于那些没断的,也都松动了,满口的血腥味让龚罗峰直欲作呕。
 
    淡淡的看了龚罗峰一眼,张玉干说道:“行了,接下来由宁海市局配合调查组的侦破工作,另外,苏锐你也加入进来吧。”
 
 第2215章 你们干的好事!
 
    闹了这么一场,调查组再也不敢有半点意见,苏锐顺顺当当的参与了调查工作。
 
    那些调查组成员们的心里面即便有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说错了就会被打个半死,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魏启展看了看:“事不宜迟,那就快点动身吧。”
 
    他根本没有给龚罗峰休息的时间,挥了挥手,警车就已经准备发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