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只是看她孤苦无依,将她留宿在这里而已我

罢了罢了,大人说得在理,我们日后定当谋个正经的差事做。今日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让我们一起痛快地喝两杯吧!”金香玉一挥手,命令店小二端来了两坛上好的女儿红和几盘炒菜。
 
    捕神与金香玉、银香玉两个人连干了三碗酒,个个脸不红,都是好酒量。
 
    “大人,不知道您这一路是要去哪里呢?”银香玉关切的问道。
 
    捕神顺口回应,说自己要去岳阳县。不料银香玉听到后却说自己也想回老家尹中县看看,想要捕神答应她与他同行。。这尹中县与岳阳县相差不远,也算是顺路。
 
    捕神有些不大明白,银香玉这趟与捕神同行,回尹中县是故地重游呢,还是另有打算呢。
 
    至于金香玉,她扬言要重开客栈,再也不做杀人越货的买卖了。
 
    “不知两位的武功都是师从何人呢?”捕神还是将重点直奔主题。金香玉与银香玉的武功都不弱,特别是金香玉的九阴白骨爪堪称绝迹武功。能够教的出来这两人,其师父定然是一位名师。
 
    不过事情好似并不是捕神所想的那般。“我们两姐妹孤苦无依,哪有师父所怜。我金香玉是峨眉山人,我曾经一度想要寻死,落入山崖之底的水潭没有死成。却是在一旁的山洞之中发现了两本武功秘籍。一本是九阴白骨爪,另一本便是殷氏双刀法。”
 
    捕神听得正起,这种从说书人的嘴里听来的那种从山洞偶得武功秘籍,或者偶遇修为几十年功力的老前辈传授内力绝学的事情,没想到却让金香玉给碰上了。不过捕神还就这么地相信了。
 
    “我研习了那一套九阴白骨爪,虽然也只是学得了个皮毛,不过也算是能够自保了。妹妹银香玉便研习了那一套殷氏双刀法,舞出得出神入化般。”金香玉倾倒着酒,又敬了捕神一杯。
 
    只学了个皮毛?捕神听后倍感震惊,先前与金香玉一番交手,自己都差点死在了她的手下。捕神不禁想起来了在京都听得一个说书人说过倚天屠龙记的故事,里面的周芷若一个九阴白骨爪那可是毁天灭地,劲风阴煞,爪中取人性命于无形。
 
    “风大人,民女敬你一杯,这一路与你同行,还需要你多多照顾了!”银香玉端起酒杯敬了捕神。捕神与她喝了一杯。
 
    一夜醉酒沉睡,隔壁房间金香玉却是闹个不停,也不知道是不是瘾症又犯了。银香玉在屋子里收拾着行李,对于明日的行程充满了期待。
 
    旦日清晨,黝黑的大公鸡翘着肥臀发出了一阵啼鸣。
 
    捕神与银香玉便上路了,目送着捕神的离去,金香玉的眼眸里颇有着些许的不舍。她舍不得捕神这根硕大的黄瓜,可惜的是她自己竟然没有尝上一尝,就如同暴殄天物一般。
 
    正午时分,风沙滚滚宛若狼烟,呛得人直喘不开气。几个穿着黑斗篷的人骑着骆驼朝着云祥客栈走去。
 
    店小二急忙打开了店门迎了上去。“金香玉在里面吗?”一人问道,声音略显得有些苍迈。
 
    “回大人,老板娘在里面呢。”店小二牵住了骆驼,带着那几个穿着黑斗篷的人进了客栈。
 
    四个黑斗篷的人围坐在一楼的大厅内,手烤着炉火取暖。先前说话的那个黑衣人却是独自上了楼。
 
    “南章大人!”金香玉行了一礼,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被唤作南章的黑衣人摆了摆手,而后坐立下来。“金香玉,准备的如何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只是……”金香玉显得很是恭敬,看来面前的这个黑衣人身份很特殊。
 
    南章手捧着一杯茶,对于金香玉的吞吞吐吐的有些不满意。“只是什么?”
 
    “大人,那捕神先前来过这里……”
 
    “什么?捕神来过这里?他现在在哪里?”南章似乎对捕神这个名字有些慌乱。
 
    金香玉也不知道为什么南章听到捕神来过这里会显得这么的紧张。原本她也只是随口一说,毕竟捕神在朝廷之中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捕神路过这里,自然是有必要告知南章的。
 
    “回大人的话,那捕神早已离开了……”
 
    南章拍案叫起:“什么?你怎么能让他离开了,真是糊涂!”
 
    金香玉被南章的这番话搞糊涂了,“大人,这捕神只是路过这里,我怎么好随意杀他呢?难道说他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吗?”
你的那个妹妹银香玉啊?”南章自打进客栈以来便没有看到银香玉的身影,这可与平时不大一样。
 
    金香玉便把银香玉回老家的事情告诉了南章。不料南章听后越发的惶恐了,“什么,银香玉和捕神一起走了?那我们的计划……”
 
    “大人放心,银香玉毕竟不是我的亲妹妹,我也只是看她孤苦无依,将她留宿在这里而已我并没有将我们的事情告知与她,她对我们的计划并不了解。”
 
    听到金香玉这般讲述,南章那颗久悬已久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好了,捕神的事情日后再说。金香玉,你现在立刻转运货物,务必要在三日内转运到目的地。”南章严厉下令道。
 
    “大人放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金香玉自当有分寸!”随后,金香玉便下去着手准备了。
 
    南章坐在桌前,冥思沉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