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香玉原本是一个良家女子,天降大旱百姓无米

这个时候,即便不用多说,捕神也是明白了。先前死掉的三个赤裸男人应该是被这金香玉玩弄死了,耗光了精气神,这才要找捕神做替代。而后厨里的那些黄瓜大概是金香玉平时聊以所用的工具。
 
    “天哪,我真是后悔,为什么自己是一个男儿身,又为什么吃她的黄瓜啊……”捕神心里哀嚎着,真不敢想象待会的画面场景……
 
 第四十八章 险些失身
 
    如果是在大城镇里,以往这个点都有打更的报点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之类的。可是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不对,连穷乡僻壤都算不上。不过风沙之地也没那么多讲究,已经是晚上了。
 
    捕神被金香玉推倒在了床上,肩膀上的痛感以及腹部的一击令得他现在没有了反抗之力。
 
    只看到金香玉摇曳着妩媚的身姿,浑圆的翘臀来回地摆动着,极具诱惑力。
 
    金香玉鼻梁挺拔且不失秀气,将姣好的面容分成两边,使脸庞格外富线条感;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仿若无声的诱惑。美好的五官被完美的脸部线条一直引到了尖尖的下颚。白皙的肌肤几近透明,胸前那特有的一个月亮印记还若隐若现。散发着女子与生俱来的体香,但这香却与其她女子不同,不知是什么味道,不过却与黄瓜上的怪异味道大径相同。
 
    这是金香玉独有的手法,先魅惑男人令他们对自己如痴如醉,进而催动他们欲火的身体膨胀起来,这样以来待会行事的时候就会快很多了。
 
    捕神也是男人,也是被金香玉的魅力吸引住了。他不禁一阵胡思乱想,这世间这么会有如此娇媚的女人。其实,这房间里的麝香可不是随便就能闻的,里面掺杂了能够使得男人意乱情迷的药物。
 
    腰间一条白色织锦腰带轻解而开,白衣脱落在地,显得清澈透明,亦真亦幻。如柳般的秀眉,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水灵得能捏出水来。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显得楚楚动人。
 
    捕神还是有些不忍,不禁想起来了死去的木婉清。“捕神呐捕神,婉清刚死不久,你怎么能够如此荒淫无度……”捕神心里面不停地反省着,绝对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
 
    “哎呦,难不成你还是一个纯情的处男吗?老娘还就喜欢你这样有些羞涩的健实男人,放心,老娘会让你尝到快乐的……”金香玉没有了衣服的遮掩,更加显得风情万种。两条白皙纤细的按压在了捕神的身上,金香玉一把扯掉了捕神的上衣。
 
    “冰蚕雪衣?当真是块好宝贝。难怪与我交战下来,你能避过我的九阴白骨爪的伤害,看来你还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呐。老娘倒是越发的对你感兴趣了……”金香玉用玉手在捕神的胸膛之上比划着,这突如其来的美妙触感也着实令得捕神高涨起来了。
 
    而楼下,银香玉正在收拾捕神的包袱,却发现了一块金色的纯金令牌。正面写着“免死金牌”四个大字,金牌的背面又刻有“捕神持有”四个大字。难道说楼上那人便是江湖之中传言的捕神吗?银香玉双眼闪动,这下可是闯了大祸了。
 
    金香玉与捕神的好事刚要进行,却不曾想被银香玉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这刚起来的兴致被打断,金香玉的胸口有些憋火,郁闷得很。“怎么了我的好妹妹,你也知道姐姐我,这个时候最是难以解苦了。有什么事情等姐姐我享受完之后再谈吧……”
 
    瞧得金香玉一副欲火烧身的模样,银香玉便说道:“姐姐,里面的那个人你动不得。”
 
    “为何动不得?难道妹妹也看上了这个男人不成?好妹妹,等姐姐享用完解决完这欲火,到时候你想怎么玩弄这个男人,姐姐都依你。”金香玉的媚态太过缭绕了,美眸都睁不开了,一股同黄瓜上一模一样的怪异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银香玉却是推开了金香玉,走近了床前。她亮开了那块免死金牌,问道:“这块免死金牌是你的吗?”
 
    捕神那干涩的嘴唇上下一动道:“不错,是我的。”
 
    金香玉又瘫坐到床前,心里还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强烈的占有征服欲。“哎呀我的好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嘛?”
 
    “你可是捕神?”银香玉不禁问道。
 
    “没错,我就是捕神!”捕神拼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吐出来这几个字。麝香里面暗含的意乱情迷的药实在是太过凶猛了,得不到解脱的捕神差点就要命丧在这张床上了。
 
    听到捕神这个名字,那金香玉的眼眸也着实亮了一下。虽然她们二人身居这间偏远的客栈之中,但是还能够经常听到来往的客商讲述有关捕神的故事。每当听到捕神的传奇色彩,两个人都有些振奋,更多的还是仰慕与倾爱。
 
    特别是前些日子,来到这的商客讲述了捕神为救心爱之人血洗祝家庄的故事,特别的令人兴奋。
 
    金香玉倒是更加有想要占有捕神的了,而且那种越来越强烈。只可惜,像她这种命寡的人用乡村的术语来讲便是“破鞋”。没有了清白的身子,何谈所谓像捕神与木婉清那般的轰天裂地的爱情呢?
 
    银香玉扶着捕神下了楼,又给捕神服下了麝香的解药,捕神这才清醒了过来。
 
    捕神走了,黄瓜一去不复返。金香玉别无他法,只能暂时用手聊以了。
 
    “我真是该死,没想到你就是捕神。大人,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宽恕我们……”银香玉跪倒在地,心里一阵忐忑。爱慕的人到来了,却不曾想闹出来了这般戏剧。
 
    “你们怎么放了我?”捕神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们不知道你是捕神,经常听来往的客商提及您的大名,倒也知道了一些有关您的一些传奇事迹。适才得知了您就是捕神,特意来给您赔罪……”银香玉此刻倒是多了几分淑婉气质,没有了进门时候的豪放感。或许是在爱慕的人面前便将自己的本性习惯性的掩藏起来了。
 
    捕神将银香玉搀扶起来,她这一跪拜倒是令得捕神有些不大习惯了。“银香玉,为什么你们要在这里开黑店,做一些打家劫舍的勾当呢?”
 
    说到这,这银香玉的脸上也是挂起了些许的哀愁之意。“此事说来也就话长了。我银香玉原本是官宦之家……”
 
    “哦?银香玉姑娘出身于官宦之家?那为何又……”
 
    “唉,怎奈何靖王阴谋造反,私自倒卖兵械,贪污舞弊。我的父亲因为倒戈,背叛了靖王而惨遭靖王的满门抄斩。我算是命大,侥幸逃脱至此。承蒙金香玉姐姐收留,我才能够活到现在……”
 
    听了银香玉的这番话,捕神也是暗暗感慨,没想到她的身世竟然如此的凄惨。
 
    “大人,小女子有一事相求!”银香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
 
    捕神上前搀扶,“银香玉快起来,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我捕神定当尽力而为!”
 
    银香玉便把她的诉求告诉了捕神,她希望捕神能够为她的父亲洗刷冤屈,还一个清白名声。
 
    捕神答应了她,“银香玉,那金香玉并不是你的亲姐姐吗?”
 
    银香玉接连摇头,说起她的姐姐金香玉,她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金香玉原本是一个良家女子,天降大旱百姓无米可食用。金香玉便把家中存粮拿出来开了粥铺施舍难民。怎奈何两个乞丐身受恩惠便起了色心。
 
    待到金香玉与父亲收摊之时,那两个乞丐便打晕了金香玉的父亲,并且将金香玉拖进了破庙之中。在救苦救难的佛像面前,上演了悲剧的一幕。两个乞丐强奸了金香玉,玷污了她的洁白身子。可怜金香玉大好年华青春,就这样被糟蹋了……
 
    这还不算,金香玉的父亲被打晕之后,便突发了旧疾脑淤血死亡了。而金香玉自打被糟蹋了之后,便患上了性瘾的不治之症。每当金香玉瘾症发作的时候,都需要找男子发泄欲火,不然便会被那股病痛折磨得死亡。这也是为什么金香玉会那么的淫荡不堪了,其实并不怪她,要怪也只能怪那两个奸污她的乞丐。
 
    捕神越听越感到惋惜,没想到金香玉的身世遭遇竟然比说书里的水浒传中的母夜叉孙二娘还要悲惨。同是被人糟蹋,孙二娘还混了个归宿,而金香玉却只能一辈子活在瘾症的煎熬之中。
 
 第四十九章 神秘的来客
 
    经过了一番翻云覆雨的爽快感,金香玉终于得到了满足。听着扶梯上传来走动的声响,便看到金香玉已经穿好了衣服下楼了。
 
    “民女不知道公子便是捕神,还望捕神恕罪!”金香玉温婉行礼道。
 
    捕神自从听了金香玉的悲惨遭遇之后,已经心生怜悯之心。“金香玉姑娘快请起,你们姐妹的遭遇经历我也都知道了,不过你们也不能再在这里做打家劫舍的买卖了。毕竟朝廷还是有王法的,还是另寻一条生路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