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婉娘这里啥都没有,黄瓜虽然有了但光有黄瓜

 碧绿的黄瓜如玉,说黄瓜倒不如说是小青瓜。刚摘下来的黄瓜青翠欲滴,还带着小尖刺,一头还顶着黄花。
 
    顶花带刺,嫩的要出水,这黄瓜若拿出去卖,这卖相绝对吸引人。
 
    李逍走到那眼灵泉边上,浇水洗黄瓜,寒冬腊月,可灵泉的水却并不冰凉,反而有点温润的感觉。
 
    说来也奇怪,估计这根黄瓜得有一斤左右。
 
    细长的黄瓜长相很好,拿起来送到嘴边直接咬了一口,十分的爽脆。
 
    入口甘甜。
 
    寻常这种青瓜也就几两一根,再大些就没那么好吃,但李逍这里的黄瓜大多是这一斤左右重的,却还这么鲜嫩爽脆,真是让人大为意外。
 
    看了看那眼清澈的灵泉,又看了看脚下的灵土,他估计这跟空间里的特殊水土有关。
 
    这十来平大小的空间,他种了小半的黄瓜,有三百颗黄瓜苗,如今都搭了架子,第一茬果也熟了。
 
    这些黄瓜一颗都结了七八根黄瓜,第一茬能摘的是根瓜,长在下面的最先熟,一茬大约是每颗苗三四根,算下来这一茬得有千把根黄瓜。
 
    一根约重一斤,这就是起码千斤黄瓜了。
 
    看这长势,这二茬黄瓜也就几天后又能摘了。按李逍对黄瓜的了解,寻常一颗黄瓜苗一季能摘二三十根,这三百颗黄瓜能收获五六千斤。
 
    一般的黄瓜种的好亩产能达到四五万斤,一亩能种上四千多颗,每颗能产十斤左右。但李逍估计他这黄瓜有灵土灵泉的效果,每颗能产二三十斤,亩产能破万斤。
 
    当然,这里空间有限,全种上也才十来平大小。
 
    又摘了几根黄瓜,李逍心里默念一声出去,便又重新出现在了松林里。
 
    捧着几根新鲜的小黄瓜,外面的冷气扑面而来,让刚还处于极为舒适空间里的李逍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还是空间里舒服啊。
 
    迎着风,李逍往山坡下的庄子走去。
 
    寒风呼啸,山野萧瑟。
 
    小庄子依然是那么的简陋,赵大夫已经张罗着安排郭彪等十几人到各家住下。虽然这小庄子只几户人家,都只有几座简易茅草屋,但大家对于回来的少庄主李逍还是极热情的,对他带回来的人也很客气。
 
    每座茅草屋里安排上几个,只要大家不嫌弃,那就一个屋里挤挤。
 
    房屋虽破,好在这里就是在大山脚下,柴薪倒是不缺的。庄户们舍不得烧炭,但柴却可以烧的很旺。
 
    一些树桩子之类也卖不了钱的杂木,架在屋里火塘上,通红的火炭倒也带来几分温暖。
 
    走近庄口,赵婉却已经站在那里等了。
 
    她衣服单薄,口鼻冻的通红。
 
    见到李逍回来,却露出高兴的面容。
 
    “你去哪了?”
 
    她似乎担心着丈夫又一去不返,怕刚才的一切只是个梦。
 
    李逍拿起一根黄瓜给她,“给你看样好东西。”
 
    “黄瓜?”
 
    赵婉惊讶的接过丈夫递过来的黄瓜,满脸的不可置信。这根黄瓜很长,尤其是非常新鲜,入手沉重,却还顶花带刺,一根得有一斤左右。
 
    “这哪来的啊?”
 
    哪来的,这倒是一个问题。
 
    李逍想了想,道,“这是我们回来路上从一个商人那里买来的,我看这季节还有这么好的黄瓜,便想着买些回来,转手卖掉肯定也能赚钱。”
 
    赵婉倒也不是没见识的,看着手里的黄瓜,点了点头。
 
    “我听说长安城里不是贵族之家里都有温室,冬天里种果蔬绿菜,想不到东边也有啊。不过就这几根黄瓜,怕是也卖不了多少钱。”
 
    李逍笑笑。
 
    “不止这几根,我买了有上千斤呢,这几根是我拿来给你们偿偿鲜的。走,我一会给你们做个拍黄瓜吃。”
 
    拍黄瓜还是没有做成。
 
    因为婉娘的厨房非常简陋,一个陶罐当锅,几只木头的碗,几双竹筷,然后就没有其它什么了。
 
    更别说调味料这些,连油都没,只有一个小盐罐,里面有大约一二两左右的盐巴,不是白白的盐,而是那种又粗又黑的盐粒,李逍甚至怀疑那究竟是不是盐。
 
    没有酱油没有醋,更别说其它调味料。
 
    拍黄瓜做为一道家常凉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而且做起来也方便。
 
    李逍以前就时常做个拍黄瓜,做起来简单方便,却又美味可口,还有开胃去火的功效。
 
    一根黄瓜,一点香菜一点料酒,加点陈醋、酱油,弄点蒜米和辣椒,再放点麻油,材料简单,做法也不难,把黄瓜拍碎,再切块,然后就是加各种调味料凉拌就好了。
 
    可婉娘这里啥都没有,黄瓜虽然有了但光有黄瓜也做不成拍黄瓜啊。起码得有醋啊!
 
    醋都没,这拍黄瓜真做不了。
 
    最后李逍干脆把黄瓜简单的切片,就当是个黄瓜果盘。
,不过在哥哥面前倒没有那么的害羞,吃了一片后赞不绝口。
 
    不大的屋里,站满了人。
 
    大家你一筷子我一筷子,都来夹黄瓜吃。
 
    吃过的都赞不绝口,似乎在这寒冷的冬日里,围在火炉边上吃一块爽脆冰甜的黄瓜,是无上的美味。
 
    “赵伯,你说这黄瓜拿到蓝溪街上去卖,会有人买吗,能卖到钱吗?”李逍问。回来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