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许多其它胡字头的果蔬一样黄瓜也不是中原土

 
    他们不是普通的逃犯,而是造反的义军。去年,江南道水灾,婺州等多地百姓受灾,到了今年初,青黄不接之时,饥荒到来,朝廷官府不但没有及时救济,反而有许多贪官污吏趁机贪污勒索,更有许多地方豪强地主趁机放贷、兼并土地。
 
    灾民活不下去了,于是有人揭竿而直。
 
    睦州女子陈硕贞不满官吏贪求及豪强逼掠,妹夫章叔胤等在睦州清溪县起义造反,义军迅速席卷开来,无数求活的灾民百姓加入其中。
 
    李逍当时也正在那里,豪侠血性的他也加入到了起义队伍之中,凭着勇武,迅速的成为了文佳皇帝陈硕贞钦封的一位将军。
 
    义军如星火燎原,可来的快去的也猛。在扬州刺史和婺州刺史的南北夹击之下,全由农夫、小贩等灾民组成的义军,本就是乌合之众,接连兵败,继而溃散。不到三月,文佳皇帝和她的宰相大臣们都被俘杀,其它义军要么投降要么溃逃。
 
    原来的李逍正是在逃亡之时溺水的,只是恰好让如今的李逍穿越附身。
 
    ‘活过来的李逍’知道如今居然是大唐永徽四年的时候,就马上明白这个造反根本不可能有出路了。
 
    大唐永徽四年,那是高宗李治的年号,李治是那位天可汗李世民的儿子,而此时距离天可汗驾崩不过四年而已。
 
    一代女皇武则天现在都还没崛起,大唐的江山还稳固着,盛世造反,凭几个灾民,怎么可能成功?
 
    历史上的这次造反,唯一留下的笔墨,也就是出了史上第一个正式称帝的女皇文佳皇帝陈硕贞了。
 
    聚拢了几个手下残兵败将,李逍马上决定回关中。
 
    江南到处都在搜剿叛军余孽,留下来极不安全。反倒是关中,天子脚下最安全。李逍跟大家说要来长安,说自己家是蓝田的地主大户,能够帮助大家取得新的身份。
 
    走投无路的众人跟着一起来了,最后到达蓝桥,还剩下男女老少八人。
 
    路上,李逍本来跟大家说好,等到了蓝桥李家坡,就跟家里说他这几年在外游历,说这些人是他在江南认识的朋友,因家里受天灾和兵灾,于是跟着来关中避祸,希望投靠李家。
 
    现在倒好,一路辛苦来到了关中,可李家却是如今处境了。
 
    大唐永徽四年,虽然天可汗已经逝世,但大唐的威芒更盛。
 
    这是一个辉煌的盛世,大唐帝国在天可汗李世民的带领下,用刀与剑洗涮了大唐立国之初向突厥称臣纳贡的耻辱,强大的突厥在大唐的铁骑之下瑟瑟发抖。
 
    如此强盛的时代,李逍真没什么改朝换代的想法,他本来想好,回到蓝桥,当一个逍遥的地主崽子,这日子岂不美哉悠闲。
 
    可是现在,不太平啊。
 
    揉了揉额头,头有点疼。
 
    李家的衰败,还有那位‘妻子’······
 
    得找张家报仇,但当务之急还是得填饱肚子,手里的那点积蓄已经用光了,他们手上仅剩下了几匹马骡,虽然能卖点钱,但一时也是比较难出手的。
 
    左右打量了一下,见四下无人,李逍心里默念了一声,下一瞬间,他整个人出现在了一处奇特的空间之中。
 
    四周朦朦白雾,围绕起了一个大约十来平大小的地方。这个如同一个房间大的空间里,一角是一眼清泉,泉眼不大,可水却极为清澈。
 
    泉边,是一块黑色的土地。
 
    站在这里,李逍已经处变不惊,不再是第一次进入时的那种惊讶不安。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他发现这虽然是个十分神奇的空间,但确实没什么危险。
 
    这个空间似乎存乎于他的心中,他只要心中默念就能进来,也能随时出去。这空间四周被白雾笼罩,似乎有无形的力场,让他无法突破白雾的限制。
 
    这片雾中的小空间,经过实验也相当神奇。
 
    那眼泉水被他称为灵泉,黑土被他称为灵土,因为他经过试验发现,他可以从外面带进植物苗或种子进来种植,用灵泉浇灌种在灵土上的种苗,不但生长非常迅速,而且还长的极佳,甚至能够缩短成熟周期,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还能够忽视季节气候等因素。
 
    李逍目光落在泉边的土地上,那里种着一排排黄瓜,黄瓜苗攀爬满架子,绿叶间是一根根顶花带刺的嫩绿黄瓜。
 
    看着这些黄瓜,李逍想着这寒冬腊月的,这些反季节的黄瓜如果拿到镇上去卖,说不定还真是个稀罕物,能卖个好价钱。
 
 第4章 欠拍的黄瓜
 
    黄瓜原本也称胡瓜,与许多其它胡字头的果蔬一样黄瓜也不是中原土产,这是西汉之时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的胡种,因此称为胡瓜。
 
    胡瓜、胡萝卜、胡茄、胡椒、胡桃、胡豆、胡蒜、胡荽等胡字系列的果蔬基本上都是汉代时从西域传入中原,此外还有西瓜、石榴、苜蓿、葡萄等。
 
    黄瓜最初引入中原时就叫胡瓜,不过到了五胡乱华之时,后赵皇帝石勒忌讳胡字,于是汉臣襄国郡守樊坦将胡瓜改为黄瓜,从此沿用至今。
 
    到如今大唐之时,黄瓜也算的上是一种寻常蔬
    缸里没粮,床上没绵,这寒冬腊月的怎么撑过去。
 
    蓝桥乡虽然说是处于秦岭山中,是个小地方,但这里因为是进出关中的要道之一,因此往来经过的人多,而且很多过路的都是官宦、商旅,镇子虽小,但消费能力却是不低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