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在后世可能会说这是什么粗粮野菜膳食纤维

“三郎。”赵婉娘唤他。
 
    李逍傻站在那,不知道如何回应了。
 
    认李贞做妹妹,李逍愿意,本身就有李逍的记忆和感情。可与赵婉娘,过去也没到这份上,现在突然就成了夫妻,这还是太让人意外了。
 
    “哥,婉姐姐不知道为你流了多少眼泪呢,这几年,家里出了这么多事情,也多亏了婉姐姐一直照顾着我。现在好了,哥你回来了,婉姐姐以后再也不用流眼泪了。”
 
    婉娘擦着眼泪,“以后不要再叫婉姐姐了,叫嫂子。”
 
    “嗯,嫂子。”
 
    李贞和赵婉娘梨花带雨,李逍却有些不知所措,我这是就有媳妇了?
 
    看过的帮忙点个收藏啊!
 
 第3章 一代女皇
 
    王顺山脚下。
 
    李贞和赵婉陪着李逍来到李家的祖坟地祭拜。
 
    “爹、娘,孩子不孝,回来晚了。”
 
    二老坟前,李逍拜祭二老。自打一个月前来到这个时空,他就不再是单纯的那个自己了,他的灵魂里早已经多了一个挥之不去赶之不走的李逍李三郎。一个月来,李逍的记忆已经完全融入到他的灵魂之中,可以说,过去的那个李家坡李三郎,也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部份。
 
    对着两座坟头,李逍发誓要拿回李家的产业,发誓要照顾好李贞和赵婉。
 
    赵大夫拄着拐杖不住感叹,本以为日子过不下去了,还打算带着女儿赵婉和李贞悄然逃离这里,现在看来,李逍回来了,不用操那份心了。
 
    五年,这个小子这五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现在的李逍有些陌生,但他知道这就是李逍,他偷偷观察过,李逍的手上有胎记,甚至左额角还有一道细小的疤痕,这都是过去就有的,而现在也都有。
 
    庄上几户人家全都跟在后面祭拜,大家是真心诚意的。这些人是李家的佃户,佃种的是李家的祖坟田,不用交租,任务就是守护照顾好李家的祖坟。许多人甚至是过去逃荒来的难民,被李家收留后安排在这里。
 
    李大善人是好人,大家都怀念他。
 
    赵大夫拢了拢袖子,目光往另一边的那群人看了看。这群人都是跟着李逍回来的,七八口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青壮居多,也有几个妇人。他们刚才到庄上来的时候,都骑着马骡,虽然不是什么高头大马,可这也不简单。
 
    这年头,哪怕是一匹老挽马走骡,也不便宜的。
 
    老赵头年轻时也是行走江湖,游方治病,算是见多识广,他觉得这群人不太简单。
 
    他打算一会好好问问,李逍离家五年突然回来,这五年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还有现在回来,他能不能帮助李家解决眼下的难题?
 
    “哥,饿了吧,回去给你做饭吃。”
 
    李贞扶起哥哥,关心的道。
 
    “嗯,也到午饭时候了。”李逍点头。
 
    下山回到了庄里,李贞现在住的是老赵头的家,说是家,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茅草房,过去是一个牲口棚,老赵离开李家坡的时候和女儿安置在这里,后来李家的祖宅都丢了,赵婉把李贞也接了过来。
 
    低矮的茅草棚子,顶是山上的茅草铺的屋顶,墙则是用柳枝编成栅墙,然后糊上了黄泥巴。
 
    房屋低矮。
 
    推开柴门,里面黑乎乎的。
 
    李逍好一会才适应了屋里的黑暗,屋里和外面一样简陋。
 
    简单的分隔成了三间,中间那间既算是厨房又算是客厅,其实也就一个地火塘,上面架一口黑乎乎的瓦罐,旁边一张小木桌,边上几个小木橔。
 
    屋里没有烟囱,没有炉灶,更别说暖炕之类的。
 
    一左一右两个房间,则是赵婉和李贞一间卧室,一间是老赵头的卧室。说是卧室,但李逍看了几眼,也不过是挂了一个草帘门,然后里面一张简陋的床而已。
 
    李贞和赵婉都很高兴,忙着准备午饭。
 
    李逍看到那瓦罐里还有一点食物,黄乎乎的夹着黑绿的东西,细看下,才认出这是谷子夹着糠皮然后掺入了野菜煮的粥。
 
    若是在后世可能会说这是什么粗粮野菜膳食纤维有益健康,但李逍却看的直摇头,三个人的饭菜,居然是这样的野菜糠粥,还稀的很,没有半点油水。怪不得李贞和赵婉那么瘦,吃这个怎么可能不瘦。
 
    “张家欺人太甚!”李逍怒道。
 
    郭彪等的就是这句话,“三郎,咱们何必忍他,直接着坡下的那片茅草屋,他心情有些压抑。
    一月来,日夜兼程的从江南赶回关内,本以为到了家就好,谁能料到,这里已经如此变故。
 
    一个月前,他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时空的时候,附身到了那位李三郎身上。那个时候,李逍正在逃亡路上,一次突围时落水溺亡,结果他穿越附身,成了新的李逍。
 
    没有人知道,离家五年突然返回的李逍,这几年在外面做什么。更没有人知道,李逍现在其实是一个逃犯。
 
    不但是他,他带回来的那八个人,全都是逃犯。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