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三个方向同样是一群黑衣人骑着黑马扑杀而

银香玉刚要去追赶,却是被捕神劝喝了下来。“别追了,穷寇莫追,先看看床上那人怎么样了吧……”捕神将绝世好剑掖在腰间,来到了床前。
 
    真佩服这个人,刚才屋子里打斗了半天,光是刀剑来回交织发出的声音不下五十声,而他竟然纹丝不动,两耳不闻窗外事。虽然没有死猪不怕开水烫那般,但是睡得确实挺香。
 
    “风大哥,这人没事吧?”银香玉收起了双刀,径直来到床前。一看到那副雷打不动得酣睡样,不用猜也知道没有事。
 
    捕神对于那个红衣女郎有些好奇,从她所使用的刀法来看绝对不是中原武林的刀法。中土武功以技巧著称,讲究的是闪展腾挪、飞纵提拔,发力讲借力攻力,很少有这种全凭自身速度和力量的硬功夫。
 
    随后,捕神又察看了一下那四个被杀的黑衣人,他们的胸口处都有狼头纹身。不禁回想起一个说书人,有一段是讲得契丹人惯用纹身,难不成他们一伙人都是契丹人?
 
    这个想法太过可怕了,按理说契丹与天朝现在态势严峻,怎么可能会放契丹人与天朝互通入关呢?
 
    “风大哥,你怎么了,在想什么?”银香玉看着捕神扒开了四个黑衣人的尸体,又是一阵乱摸。
 
    沉思良久,捕神现在也只是推断,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银香玉。
 
    “啊,别杀我……”
 
    突然之间,床上的那个人双目圆睁得被惊吓起来了,嘴里还一直不停地在喊着什么。
 
    ”这位官差小哥,你先别慌,这里是驿站,很安全。你能告诉我你是谁,遭遇了什么吗?”捕神轻拍着那人的肩膀,不断的安抚道。
 
    那人蜷缩在床角,一副惊恐的面状,看来先前肯定遭遇了一些什么。
 
    “你别怕,我是朝廷一品大员捕神,有什么遭遇可以跟我说说吗?”捕神问道。
 
    一听到捕神两个字,那人眼睛提溜打转。“你,你就是捕神?”
 
    捕神点了点头。“大人,大事不好了!”那人匍匐一拜,深深叩首。
 
    “请起,慢慢讲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捕神略感好奇。
 
    “小人名为于谦,是壶口关的副将。原本契丹与我天朝态势严峻,契丹好战贵族屡次进犯我天朝边境,烧杀掠民,强取豪夺,弄得是一片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后来契丹国王便令膝下烨阳公主与我天朝和亲,试图再次挽救这脆弱的结盟。”于谦句句相禀道。
 
    此事捕神在上次入宫的时候倒也听皇上提及过,契丹国王是真心想要促进两国交好,永不开战。“那么,这跟你受伤又有什么联系呢?”
 
    “问题就出现在了这和亲之上。原本契丹的使团护送着烨阳公主由壶口关进入我朝境内,大将军便派我率领三百卫士一路沿途保护至下一站,到时自有下一站的官军再沿途保护,周而复始一路护送至京都。不曾想半路出了岔子,在黑戈壁处窜涌出来一百多名身穿御风黑袍的人骑着快马向我们扑杀而来……”于谦叹息道。
 
    捕神与银香玉双目对视,听着越发的离奇。黑戈壁纵然多盗匪马贼,却也不敢拦截官军的卫队啊,更何况还是有着三百多名官军的保护。
 
    于谦便继续讲述着那日发生的一幕。
 
    两日前,于谦率领着三百护卫保护着契丹和亲使团行至了黑戈壁。黑戈壁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四周倒是也有几处荒凉沟壑或风沙形成的沙丘。那里一片寂静。
 
    夕阳隐没到地平线下,大军来到了沙丘颇多的一处。就在这万籁俱寂之时,远处的戈壁上突然腾起一阵浓雾,浓雾之中传来隐隐的马蹄声。
 
    于谦与身旁卫士对视了一眼,而后对着沙丘严厉一声:“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雾气越来越重,迢迢浓雾中传来了肃杀的刀声。
 
    于谦顿时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立马道:“情形不对,大家做好战斗准备!”霎时间,卫队徘徊而出,形成一个圆状,将烨阳公主的车驾保护在了里面。
 
    浓雾中寒光闪动,“仓”,随着一声清越的刀鸣,一排九名黑衣黑马的骑士破雾而出。
 
    众人猛吃一惊,弯弓搭箭,于谦厉声喝道:“站住,再走就放箭了!”
 
    九匹马,三十六个马蹄齐整异常,竟像是一匹马在跳跃。九名骑士双手勒缰保持同一水平线,侧面望去就像只有一人。为首骑士口中一声低喝,九匹马转瞬间分为三排,前三匹,中三匹,后三匹。
 
    为首者再发口令,“仓”的一声,骑士们九刀齐出。九匹马越
    第一排三匹马仍在飞驰,转瞬间便来到隘口前,马上的骑士三人叠起,高度已与城墙高楼相仿。说时迟,那时快,站在最上面的三名骑士纵身而起,如黑鹰一般越入了官军的圆圈阵型之中。那些官军军士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三名骑士的三柄弯刀包裹起来,只见寒雾陡起……
 
    下一刻,东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同样是一群黑衣人骑着黑马扑杀而至,只不过数量上多了许多,加起来约莫着得有一百余人。阵型与先前的那九名黑衣人一样,黑衣人大破官军阵型,并且斩杀了弓箭手。
 
    黑衣骑士的首领手举弯刀,厉声高喝,骑士们突入官军军士当中,一场恐怖的屠杀开始了……
 
    随着阵阵刀光,声声惨叫。这些黑衣人全部训练有素,个个彪悍好战。不到一会儿,于谦的手下三百多名军士全部惨死于战斗之中,鲜血染红了沙地。
 
    于谦孤身一人杀出了重围,身上却也是伤痕累累。急忙冲出包围,于谦也不顾方向一路喝跑。最后,于谦倒在了茫茫的荒漠戈壁之中,幸好遇见了捕神与银香玉二人,这才得救。
 
    “你是说,是一伙黑衣人袭击了你的卫队和和亲使团?”捕神惊问道。于谦点了点头。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